京剧《铡包勉、赤桑鎭》剧情介绍赏析

京剧以铜锤花脸为主角的剧目中,包拯戏占有很大的比重。而在包拯戏中,又常常要提及“陈州放粮”。确实,围绕着包拯陈州放粮的前前后后,发生了不少故事。像包拯怒责国丈借赈灾横行不法的《打庞吉》,包拯怒打庞妃阻拦自己执行公务的《打銮驾》,包拯处斩贪赃枉法的侄儿的《铡包勉》等都是人们熟悉的铜锤花脸戏,也是裘盛戎的得意作品。

遗憾的是,在《打庞吉》、《打銮驾》、《铡包勉》之后,剧中人的命运却戛然而止,戏总给人没有演完的感觉。直到20世纪60年代,名净张洪祥献出了珍藏多年的《赤桑镇》剧本,由裘盛戎、李多奎联袂推出,不但使剧情与《铡包勉》紧密相连,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而且演出的思想水平、艺术水平上均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一时“满城争说《赤桑镇》”。

其实,京剧演绎包拯铡死侄儿包勉,向嫂嫂赔罪的戏久已有之。百年以前,前辈花脸名家何桂山演过《铡侄跪嫂》;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中国京剧院赵文奎、王玉敏曾据何异旭改编本上演了《赤桑镇》。但《赤桑镇》的真正走红,以至成为经典之作,还是自裘盛戎、李多奎的演出开始。

《铡包勉》演包拯秉公执法,处斩了在萧山县任上贪赃枉法的侄儿包勉。这折戏的唱腔比较零散,集中的唱腔只有在铡了包勉之后,包拯修书嫂嫂的一段[西皮散板]、[快板]、[散板]。这段唱自“哗啦啦铜铡响连声”的高腔起始,以“你替我多多拜上嫂娘亲”的[散板]结束。其中的[快板]节奏明快,气口紧凑,“长亭铡了小包勉,铡了包勉有包拯”两句,更用了干板垛字的唱法,唱腔没有花哨的旋律,但近于口语的演唱形象地表达着包拯向嫂嫂剖析心曲,有一肚子话要倾诉的心态。这段唱结尾的“你替我多多拜上嫂娘亲”一句,裘盛戎唱得委婉悲切,把花脸的[哭头]巧妙地揉入行腔之中,加上他所专擅的“擞音”,全句听来撼人肺腑,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创作《赤桑镇》时,裘盛戎年近天命,那正是他艺术创作的巅峰时期,他娴熟地驾驭着花脸声腔,将包拯的复杂心态融化于[西皮]、[二黄]中间。与之相匹配,年近古稀的李多奎全力以赴,用源于传统而又富有新意的唱腔,演绎着有良好教养、深明大义的吴妙贞的形象。正如李多奎授徒时所讲:“《赤桑镇》这个戏,吴妙贞从上场起就要唱,直到全剧结束。不把唱腔处理好,就无从谈到塑造吴妙贞这个人物了。”

《赤桑镇》的唱腔安排绝对是大手笔。包拯与吴妙贞初见面时情绪异常冲动的对口[快板];情绪略微稳定下来之后,吴妙贞的[二六],包拯的[散板];包拯向吴妙贞倾诉衷肠的[二黄快三眼];吴妙贞觉悟之后的[散板]、[碰板]、[三眼]、[原板];二人和解,包拯无比兴奋的[快板]等,都是精到、贴切的,让人觉得非如此不能表达人物的感情,非如此不能取得淋漓酣畅、声声动人的艺术效果。

裘派的声腔特色在《赤桑镇》中得到充分的发挥。裘派的音色本来就丰富多彩,剧中,“嫂娘亲闻凶信定要悲伤”一句,裘盛戎在“要”字、“悲”字上,连续使用两个“哭音”,体现包拯对嫂嫂的担忧;“按律严惩法制伸张”的“伸”字,他用“虎音”加以夸张;“小包勉犯王法岂能轻放”的“放”字,他用“炸音”表达包拯秉公执法的决心。在唱腔上,裘盛戎更是大胆创新,上场的[西皮快三眼],劝嫂的[二黄快三眼],尽是绝妙佳句。比如劝嫂的“弟若徇私上欺君下压民败坏纪纲我难对嫂娘”的尾腔,吸收了青衣唱腔的某些旋律,十分吻合包拯向亲人吐露心声、娓娓道来的特定情景。

有人把裘盛戎、李多奎合作的《赤桑镇》与传统戏《遇皇后、打龙袍》相媲美。其实,不论是思想性还是艺术性,《赤桑镇》较之《遇皇后、打龙袍》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赤桑镇》不仅是裘、李两派合作的典范,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戏曲舞台上推陈出新的艺术精品之一。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京剧《刺王僚》剧情介绍赏析

2021-6-14 20:30:12

戏曲知识

京剧《铡判官》剧情介绍赏析

2021-6-14 20:33: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