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铡判官》剧情介绍赏析

《铡判官》亦名《普天乐》。演无赖李保图财害死少女柳金蝉,却受到在阴间当判官的舅父张洪的庇护,将杀人罪名转嫁给书生颜查散。包拯审此案,发现疑点多多,于是亲下阴曹。经过一番深入的调查研究,审明此案,奖励了举报有功的油流鬼,惩治了徇私舞弊的判官张洪,抓获了杀人的凶手李保,扶助了蒙难的弱女和书生。善有善报,恶食恶果,扶正祛邪,普天皆乐了。

《铡判官》中出现了小鬼、判官、阎王,出现了阴曹地府、生死簿等传说中才有的人与物。但显而易见,其目的则在于惩恶扬善,除暴安良。剧中,对李保这个刑事犯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对大搞不正之风、制造冤假错案的官僚队伍中的蛀虫张洪进行了狠狠的鞭挞;对生活中的弱者柳金蝉、颜查散等给以同情和支持;而对包拯下阴曹、游五殿,“找不回柳金蝉我不还阳间”的法不阿贵、忠于职守的工作态度则倾全力歌颂、赞扬。据此可见,是剧主题积极向上,其反贪倡廉的主旨,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剧中出现了生死簿,这容易给人以“死生有命”、“前世注定”的消极感觉。但只要深入分析便可发现,生死簿不是剧作要宣扬的主旨,而是据此生发出张洪作弊、小鬼出首、包公铡判等一系列情节。剧作者并不信生死簿一类的说法,因为张洪、李保是舅甥,生死簿就可以撕下并任意涂改,这本身不就是对生死簿的无情嘲弄和辛辣批判么!

《铡判官》与一些“鬼戏”不同之处还在于它不袭用“阳间是昏官,只有到阴曹地府才能申冤复仇”的套路,而是全力褒扬阳间的好人,很大程度地贬抑了阴曹地府。全剧最终,还是靠阳间的人来解决问题,还是靠包拯平反涉及阳世、阴间的一大冤案,这无疑是对人定胜鬼——正义战胜邪恶的企盼和颂扬了。

《铡判官》有几个突出的艺术特点。一是其剧本情节曲折跌宕,悬念重重,引人入胜。一是其场面浩大,生旦净丑一应俱全。尤其是花脸角色,多达八个,这就使演绎阴司故事的戏剧,充溢着阳刚之美。当然,最可珍贵的是剧中主角包拯的唱腔。包拯在《探阴山》一折的歌唱,达到了裘派声腔的一个高峰。包拯登望乡台的成套二黄唱腔,唱词多达20句,是目前存留剧目当中,铜锤花脸唱腔最长的一段。这段由“导碰原”组成的唱段中,裘盛戎刚柔相济、气韵生动、曲律传情、委婉动听的唱腔、唱法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节奏铿锵的[回龙]“为黎民无一日心不愁烦”;耍板演唱的[原板]“错判了颜查散年幼儿男”;高低起伏的[碰板]“又只见小鬼卒大鬼判,押定了屈死的亡魂项戴铁链,悲惨惨,惨悲悲,阴风绕,吹得我透骨寒”;雄健豪放的[散板]“山谷内因何有这一鬼孤单”等,都是裘派声腔中的华彩篇章。

不能忽视的是,包拯见柳金蝉后,仍有至为精彩的[二黄散板]。像“哭啼啼哀告我你有什么屈冤,我问你名和姓家住在哪县”那“断句不断”的唱法,是裘派擅长的艺术处理。另外,包拯与阎君的对唱,裘盛戎创用了由[西皮摇板]过渡到[西皮快板]的唱法。在一句唱腔中,先散唱后转1/4拍的[快板]的唱法,传统花脸戏中没有先例。裘盛戎对这种破例情有独钟。《铡判官》后,他在《官渡之战》、《海瑞罢官》以及现代戏《雪花飘》中都曾使用。但用法各异,绝不雷同。

《铡判官》至今风靡舞台,裘门弟子竞相演出,其中不乏再创造。如方荣翔将包拯与柳金蝉的对唱改为[反二黄],如吴钰璋将“扶大宋锦华夷赤心肝胆”的“扶”字高起高唱,延长尺寸,取金(少山)派调式,皆有新意。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京剧《铡包勉、赤桑鎭》剧情介绍赏析

2021-6-14 20:32:03

戏曲知识

京剧《姚期》内容介绍赏析

2021-6-14 20:34: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