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盗宗卷》剧情介绍赏析

《盗宗卷》故事并不见史传记载。传说西汉吕后拟夺汉室江山,又惧宗室反对,在获知有人来京盗取皇室宗卷之后,即胁迫御史张苍将宗卷交出,当廷烧毁。来京盗取宗卷的正是淮河梁王刘通派来的田子春。田向丞相陈平索取宗卷,陈令张苍交出。张苍手中无卷,畏罪拟自尽。这时其子秀玉问明缘故,当即取出宗卷一本。因当年张苍曾得病,秀玉代管宗卷,他看到其中吕后之用心,恐日后生变,便抄了副本,将真卷收藏。张苍闻之大喜,将真卷交与陈平,并与田子春一起合议扶汉反吕。此剧为须生做功戏,道光四年《庆升平班戏目》已有记录。卢胜奎、谭鑫培、贾洪林、刘景然、鲍吉祥、余叔岩、马连良、周信芳、孟小冬、张春彦等均工此戏。

刘曾复著《京剧新序》第三节这样记述余叔岩与《盗宗卷》:“参加梅兰芳裕群社是余叔岩从艺生活中的重要一环,为他以后的发迹,储蓄下备用的资本——艺术上威望的提高。第一天打炮戏《盗宗卷》是余叔岩很下功夫、很有把握的一出戏。此戏着重念白、做功,剧情生动,便于发挥余的优长。余叔岩不以《空城计》之类的谭派名剧来打炮,大胆选用了《盗宗卷》,是他争取裕群社观众的明智措施。隔日在裕群社中余叔岩第一次与梅兰芳合演,剧目是《梅龙镇》。演出之前二人认真准备,观众给予极高的评价,这就更加稳固了余叔岩在裕群社的艺术基础。翌年,裕群社改组为喜群社,余叔岩继续参加,为与同班老生王凤卿的上演剧目不相重叠,他演出《铁莲花》、《锤换带》、《太平桥》、《葭萌关》这类的戏。这些都是做打繁难、不常见于舞台的戏,能使观众耳目一新。……余叔岩离开喜群社之后,改搭俞振庭的双庆社,他开始大演《定军山》、《失街亭》、《打棍出箱》等重头戏……”

余叔岩在倒嗓刚刚恢复后,而且又是在谭鑫培去世不久,倘使贸然奋力争唱谭派唱功戏,效果当然不会令人满意。他以《盗宗卷》、《梅龙镇》所获得观众的评论是:(主要是听老谭戏的观众)小余身段真漂亮,真会演戏。其实是勇于不敢,亦可谓韬晦之策。一俟时机成熟,陆续上演大量的唱念做打繁重的谭派戏,这些戏遂成为余派代表剧目。余叔岩的舞台生活仅十余年,众多剧目的程序排列需要精心筹划,刘曾复先生说:“收藏演员的戏单有用,比如余叔岩、梅兰芳,通过他们一生的戏单,可以研究他们艺术发展过程及其艺术成就”。

余叔岩的《盗宗卷》在堂会、义务、搭班、组班期间都唱过,观众喜欢,自己得意,又是歇工戏,尤其适合堂会演出。余叔岩最后一场演出即是堂会戏《盗宗卷》,刘曾复先生曾亲临观摩,记忆犹新。他说:“1936年焦振宁为他老爷子祝寿,在家里搭台唱堂会,那天晚上我去看戏,一进门正是郝寿臣的《醉打山门》,然后是陆素娟的《廉锦枫》,程希贤与近云馆主的《坐宫》(程是军官、票友,左臂残废),程砚秋的《红拂传》,余叔岩的《盗宗卷》,谭富英、尚小云的《探母·回令》,最后是杨小楼的《落马湖》。余叔岩是到场就扮戏,扮上就唱,唱完就走。无所谓排名先后,但他是事先决定的,不是有人所说临时加演的,因为悬挂着的帐子上的戏单写好了:某某送程砚秋《红拂传》,某某送杨小楼《落马湖》,某某送谭富英、尚小云《探母·回令》。某某送就是此人出钱邀角儿。另外只有两出戏写的是:余叔岩送《盗宗卷》,程希贤、近云馆主送《坐宫》,意思是不收报酬。这一天的戏大家都说好,主要因为有余叔岩。再者就是这一天的《盗宗卷》是余叔岩的最后一场演出,能看上这出戏的观众感到机会难得,其中一生只看过这一次余叔岩的尤觉幸运,因为在此之前余叔岩已很久没有登台了。”

李舒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京剧《法场换子》剧情介绍赏析

2021-6-17 21:03:57

戏曲知识

京剧《搜孤救孤》剧情介绍赏析

2021-6-17 21:06: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