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定计化缘》剧情介绍赏析

京剧丑行在新中国成立前不存在流派一说,刘赶三、杨鸣玉、罗寿山等前辈名丑,他们的艺术仅在表演风格和擅长的领域有所不同。王长林与萧长华、郭春山、慈瑞泉这三位同辈的丑行都在谭鑫培的同庆社搭班,由于王长林以武丑为主,后来人们把另三位称为“丑行三大士”,其实这是按资格而论。萧长华师从裕云鹏、宋万泰,他的丑角艺术比较全面,表演风格高雅脱俗,丑而不丑。像《连升店》的店家、《荡湖船》的李均甫、《女起解》的崇公道、《变羊记》的贾妈、《法门寺》的贾桂等都各具特色。他很善于揣摩人物,所以演不同类型的人物都很符合其身份地位。他更擅长的是方巾丑,《群英会》的蒋干、《审头刺汤》的汤勤等角色演起来活灵活现,至今难寻出其右者。郭春山坐科小荣椿社,与杨小楼是师兄弟,师从唐玉喜。搭班后总是演二丑。其演昆丑极受观众推崇,不论主角还是配角都非常精彩。像《皂隶》中的皂隶、《出塞》的王龙,以及《安天会》的土地、《金山寺》的小和尚都极精湛,见工夫。慈瑞泉在丑行中可称刘赶三的嫡系,他师从罗寿山,从辈分上算是刘赶三的孙辈。他秉承师传,擅演市井平民一类的角色。董维贤在《京剧流派》中对他的评价是:“演男不如演女,演少年不如演老年,演官绅统治阶级不如演平民,演坏人不如演好人。”他擅演的有《乌盆记》的张别古、《卖马》的店主东、《钓金黾》的张义、《梅玉配》的黄婆、《铁弓缘》的陈母等。他演戏别具古朴淳厚之风,演平民百姓憨厚爽直,演市井小人飞扬浮躁,演婆子绝不轻浮,且诙谐大方。他与萧长华合演《凤还巢》饰雪雁,“丑配”一场两位名丑演得严肃古朴,绝不庸俗。新中国成立后,萧长华因长期演出、教学,并参与录音、拍电影等,对丑角的传承做出了巨大贡献,被尊为“萧派”创始人。然而,“萧派”虽为公认的丑行的一个艺术流派,却难以涵盖整个丑行艺术。慈瑞泉的丑角艺术有师承,也有流传。像现在所整理的《定计化缘》,最擅长演此剧的是乃师罗寿山,整理本则是其传人慈少泉、李四广的演出本。

《定计化缘》又名《僧道化缘》。它的故事很简单,讲的是傅罗卜(目连)为母许下心愿,筑路修桥,广为施舍。以拐骗为生的张原有闻知想骗取布施,于是勾结做假银子为生的段义仁扮作一僧一道向目连骗取布施,并用假银子换了一笔真银子。得手后段义仁又设圈套,将银子从张原有手中骗走。接着演下去的还有一出《雷打十恶》:“张年有、段义仁骗化罗卜后,又有张三虐待其父,遇罗卜解劝赠银,张三反夺其父银;更有李氏因夫浪荡,拟毒死之。雷部奉玉帝旨,雷殛四人,罗卜见而掩埋。”(引自陶君起《京剧剧目初探》,中华书局2008年版)

慈少泉、李四广所演《定计化缘》秉承师传,甚为精彩。特别是段义仁和张原有两个角色均由罗寿山的艺术继承人扮演。段义仁和张原有都是骗子,但性格完全不同。段义仁隐晦带着狡诈,张原有张扬中带着贪婪。张原有闻听得傅罗卜沿途施舍的消息,对其行骗,志在必得。“定计”一场,他逼着段义仁随其行骗,处处自以为主动;“化缘”一场,处处好为人师,不顾一切地实施骗局。相反,段义仁并非不想行骗成功,他更为贪婪,暗藏一旦成功便独吞之心,但处处留有后路,一旦遇有破绽,随时可以抽身而逃。慈少泉饰演的段义仁总是用不多的言语点破张原有的伎俩,像用一句“有味儿没字儿”讽刺张原有学和尚念经是在那里装蒜。这句台词也成了戏校老师告诫学生演唱时注意咬清楚字的常用语。张原有在段义仁手上写字时,看着段义仁好像在一句一句地学,然而到最后段义仁却问了一句:“那三个都有走之儿,这个怎么没有?”很含蓄地戳穿了张原有不识字,在那儿胡说八道。李四广所扮演的张原有开始并非那么张扬,而是用平和的语气,向段义仁表述来意,但神情非常自信,志在必得。遭到拒绝之后,才露出了痞子本性,耍起了无赖,死死地缠住了段义仁。这些对白,自然淳朴非常本色,丝毫看不出雕凿做作之痕。到化缘时,张原有装洋蒜也装到了极致,含含糊糊地学着和尚念经,装模作样地教段义仁念道词,憨得令人捧腹大笑。总之,他们继承了罗寿山、慈瑞泉一脉传承下来的俗中有雅的艺术特征,不用哗众取宠的言语来博得观众一笑,也不用故意做作的表演取悦观众,所扮演的这两个坏蛋既不贫气,又透出他们内在的狡诈,非常写实地刻画出两个骗子的丑恶嘴脸。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京剧《打砂锅》剧情介绍赏析

2021-6-27 21:55:25

戏曲知识

京剧《荡湖船》剧情介绍赏析

2021-6-28 20:32: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