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翠屏山》剧情介绍赏析

19世纪末,二黄、梆子同台演出风行北京,俗称京梆两下锅。表现形式或同一剧目中梆子演员按梆子唱,京剧演员按皮黄唱;或演员又唱皮黄,又唱梆子。至今,有些剧目仍保留些许痕迹。体现两下锅真实状况的剧目当属《翠屏山》。剧中,石秀、潘巧云既唱京腔,又唱梆子,而杨雄、海和尚全唱梆子。

《翠屏山》又名《吵家杀山》,源于《水浒传》第四十四回至四十六回和明沈自晋《翠屏山》传奇。剧情梗概如下:杨雄酒后被泼皮缠身,石秀路遇解围。二人结拜金兰,杨雄收留石秀在家与其岳父潘老丈做屠宰生意。杨雄妻潘巧云在祭奠前夫时,与海和尚勾搭成奸,被石秀看破,告知杨雄,杨雄酒醉回家撒酒疯露出风声。潘巧云发觉反诬石秀调戏她和使女迎儿。杨雄中计,潘巧云将石秀赶走。石秀至酒楼借得钢刀,夜间将幽会后回庙的海和尚杀死在杨雄家的后门,取得证据。正好遇杨雄夜归,二人消除误会,定计诓潘巧云至翠屏山。问出奸情后,二人将潘巧云主仆杀死,随后投奔了梁山。

早年间,此剧经常演出,谭鑫培与老水仙花郭际湘、田桂凤、路三宝演出此剧很受欢迎。石秀耍的六合刀就是谭鑫培创演的。之后的余叔岩、谭富英、露兰春、李少春、王金璐、叶盛兰等扮演的石秀,小翠花、荀慧生、芙蓉草、童芷玲、陈永玲等扮演的潘巧云也曾见诸舞台。后期配演杨雄的演员中以宋遇春最负盛名,配演潘老丈者以名丑朱斌仙的表演最具风趣。

毕谷云此剧师承芙蓉草(赵桐珊)。芙蓉草乃“正乐三杰”之一,也是梆子出身,时与荀慧生、尚小云齐名。毕谷云扮演的潘巧云有如下几个亮点:

第一个亮点是唱功。两段〔南梆子〕很有特色。第一段〔南梆子〕是等待杨雄夜归,她与海和尚偷情还没暴露,心情平静,唱得四平八稳。她仅仅是怀疑石秀看破隐情,站起来回踱步,盘算着把他赶出家门以免后患,情感上略有波澜。然后坐下打着瞌睡,静候杨雄。第二段〔南梆子〕就不一样了。醉醺醺的杨雄一进门就给潘巧云两个嘴巴,潘小心翼翼地伺候杨雄醉卧在床,自己却难以入寐。以“叹五更”的形式唱的这段〔南梆子〕,表现了她的猜疑、妒恨、惊恐等复杂心态。在帐内唱〔南梆子导板〕后,她换了短打扮出帐,唱、念、做、表、跷功浑然一体,展现了其内心世界:恼杨雄、恨石秀、恋和尚,心中惊恐,诅咒夫君。“吵家”一场的最后,潘巧云改唱梆子,用梆子腔高亢的声调表达对潘老丈的不满,表达对海和尚强烈的依恋。第二段梆子是哭海和尚被杀。“罢了,海师父哇!”一句唱得如丧考妣,凄惨悲楚。接下来四个“我为你”的排比句,是戏曲中常用的手法,此处用梆子腔来唱更显悲恸。

第二个亮点是做功。这出戏的做功文武并重,文的细腻,武的火爆。潘巧云回卧房路上的怨恨和思考,“叹五更”听见敲木鱼的心虚与惊恐,杨雄猜心事时的种种嗔怪和做作,与石秀吵架时的泼辣,等等,表演都入木三分,均有可圈可点之处。尤其是洗脸的表演,尤为精彩。一夜的缜密思考,怎样付诸实施呢?以洗脸切入正题。与杨雄争先洗脸是开端,杨雄买好,她不买账,洗的时候卸耳环、戒指,试水温,吹吹烫疼了缩回来的双手,迁怒地把水掸到杨雄身上,得意洋洋地洗手,投手巾,拧手巾,慢慢揩拭面部各处,洗完搭手巾,戴耳环、戒指,拿走手巾,坐在“小边”,慢慢地擦手。杨雄接着洗完脸发现不见手巾,向潘巧云讨要,潘却逗着将手巾扔到地上。整个洗脸过程,充分使用京剧的虚拟手法,虚实结合,这些娇媚与嗔怪的表演目的是促使杨雄主动检讨前一夜的不当,冲淡杨雄对潘巧云的怀疑,过渡到离间与石秀的关系,达到赶走石秀的目的。武的做功集中表现在“杀山”一场。在石秀的逼问、指证下,潘巧云做色厉内荏的垂死前的挣扎与辩解,使用了圆场、跪步、跪蹿、屁股坐子、抢背、扑虎、乌龙绞柱等扑跌动作来表现,直到最后被杀,场上热烈、紧张、火爆,扣人心弦,使全剧达到最高潮。

第三个亮点是念白。花旦念白多用京白,京白好懂却不好念。“叹五更”配合唱段的独白,语言不多,表情变换却非常精彩。唱段中间三段念白,一段表演,道出了潘巧云复杂的心理变化。首先是猜疑杨雄回家后的反常状态,念白表现了她的思考分析——必定是石秀在杨雄面前道破机关,迁怒于自己。因此第二段念白表达的是对石秀的嫉恨情绪和胸有成竹的沉稳。其实自己早已盘算好了要进行离间,赶走石秀。第三段没有白口,听到木鱼声先是一惊,赶紧叫迎儿起来遮掩,后是一怕,自己忙着察看杨雄,生怕提前暴露,后果不堪设想。第四段念白的情绪是庆幸,木鱼声消失了,杨雄醉卧深沉,毫无察觉,自己可以照计而行了。纵观全剧的念白,对白占绝大部分,在对手的配合烘托下,成功刻画了潘巧云的表与里。“吵家”一场对杨雄是娇嗔和实施离间,对石秀是排斥挤对,对潘老丈是遮掩试探。当潘老丈戳穿真相时大吃一惊,强烈不满亲爹不给她留面子。

第四个亮点就是跷功。“吵家”最后的下场的婀娜多姿,“杀山”的扑跌翻腾,都是展现他精湛跷功的看点。

《翠屏山》一剧共八个角色,在表演上大都有可发挥之处。

潘巧云由花旦行扮演。但是她是成年妇女,不是小姑娘,严格说来属于泼辣旦。虽然她是个荡妇,但表面上应有几分端庄。所以,潘巧云头场出来,不能风风火火地跑上,而是缓缓地上来,整妆、念对、归座、念定场诗、表白。随着剧情的展开,才逐渐现出她多变的面孔。

石秀是武生、老生、小生三门抱的角色。“吵家”一场,石秀头戴硬罗帽,足登厚底靴,虽然他是一穷汉,但为人正直有骨气,给人一个高大的形象。这一场他有念、有唱、有做,与杨雄、潘巧云相处,光明磊落、嫉恶如仇,对潘老丈则处处忠厚礼敬。出场与要出门的杨雄相遇,杨的冷淡使机警的石秀明白了潘巧云的离间伎俩,他在杨雄家已无法寄居下去了,离开杨家要把账目交清。与潘巧云争吵唱的〔西皮原板〕是石秀的主要唱段,这段唱有对潘巧云挤对自己的愤愤不平;有因与杨雄结拜的情义而按捺自己的忍耐;有对潘老丈关照自己的感谢;最后用嘎调高腔唱出了对潘巧云的严正警告。后面“酒楼”、“杀海”、“杀山”几场,石秀也唱梆子,用慷慨豪情唱出一身凛然正气,决心杀海和尚取得证据,取得杨雄信任,以达除恶务尽的目的。同时这几场还有繁难的做功,其中最精彩的莫过于酒楼之后的一趟“六合刀”了。

杨雄由梆子老生扮演。他对潘巧云偷情将信将疑,由于长期对潘巧云娇纵,潘巧云的离间取得成功是很自然的,毕竟他们是夫妻。虽然杨雄与潘巧云的对白中有相互的调侃,但不能把杨雄演成猥琐的滑稽人物,他是有身份地位的,对潘巧云只是宠着、哄着。最终他还是念在夫妻一场的情分上,不忍亲手杀她,委托石秀将她杀死。

潘老丈是个憨厚的老者。在戏中,他起着调和潘巧云和石秀之间的矛盾的作用,同时也起着活跃舞台气氛的作用。他在台上插科打诨,抖落出许多笑料,难能可贵的是在他的台词中没有脏口,没有荤段子。他是潘巧云的父亲,却很正直,同情石秀,他不赞成女儿的作为,但很注意身份,言语含蓄而不晦涩。

迎儿是潘巧云的丫鬟,机灵有眼色,知道处处维护主子。她知道杨雄中了主子的离间计,她才敢骂石秀。她才十六岁,涉世不深,因此编造石秀调戏她的谎言不能像潘巧云那样老练,在道白上应有生涩的表现。

海和尚的表演重点是在被杀的一场。“幽会”只是一个过场,传统上也仅仅表现他们是在偷情,而没有露骨的色情表演。

小伙计知道潘巧云的丑闻,他和石秀都不愿戳破隐情。但小伙计给石秀提供刀,支持石秀,又用酒给石秀壮胆,才有“酒楼”一场的表演。

《翠屏山》中有争议的人物是潘巧云。有人认为潘巧云是在争取幸福的爱情,是在争取妇女解放,因此把《翠屏山》改成潘巧云是受害者,将其作为追求个性解放的女性加以歌颂。笔者认为潘巧云应按反面人物来演。《水浒传》中三个女人——潘金莲、潘巧云、贾氏都有出轨行为,除潘金莲是一个受迫害者外,另两人都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传统的《翠屏山》对潘巧云持批判态度,与《水浒传》作者原旨是一致的。

哈鸿儒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京剧《扈家庄》剧情介绍赏析

2021-7-1 20:47:23

戏曲知识

京剧《绿珠坠楼》剧情介绍赏析

2021-7-1 20:49: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