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卖马》剧情介绍赏析

20世纪初,北京城内,大街小巷,到处在唱“店主东”。所谓“店主东”,即是京剧大师谭鑫培名作《卖马》中的第一句唱“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店主东”到处在唱,可见《卖马》在当时流行曲的排行榜上是名列前茅的了。

《卖马》说的是隋朝末年,山东历城的差役秦琼押解十八名罪犯至潞州天堂县,因途中一名罪犯病死,交差时难以取得当地官府的回文,因此滞留该地。其间,秦琼贫病交加,屡遭客店主人的索催、奚落。无奈,秦琼忍痛出卖所乘黄骠马。卖马时,遇慕名已久的好汉单雄信。谁料此时单雄信的兄长遇难,急切间单雄信骑走黄骠马。身无分文的秦琼只好再卖兵器双锏。卖锏时,遇绿林好汉王伯当、谢映登。秦琼得此二人资助,取回官府回文,终得束装还乡。

《卖马》的情节很简单,但却是寓繁于简,在小故事中铺陈大的社会背景。隋朝末年,上自炀帝,下到小吏,骄奢靡费,纲纪荡然,无法生存的人们只有造反一条出路。“响马”一词,是历代对打家劫舍的强人的称呼,而对隋末绿林应用最多,以至有《响马传》的小说、戏曲,专门演义隋末起义故事。“响马”而有了“传”,足证大成气候。《卖马》一小段戏中,“江洋大盗”、“绿林好汉”、“响马”等词不绝于耳,可见当时社会状况之一斑。

可叹的是,当时的官吏一方面对平头百姓横征暴敛,贼民如虎;另一方面又为保护自身,对响马委曲求全,畏盗亦如虎。《卖马》中,秦琼为交差,对天堂县好言哀告,苦苦陈情,祈求得到回文,竟至一年没有结果。而王伯当凭自己的一张名片送到官府,官府竟立即将秦琼押解案销票了结。王伯当、谢映登是何等样人,竟有如此神通?戏里没有多表,书中说得明白:王、谢等二人乃是出了名的响马。官府非但不敢得罪,反要结好于他们。正是这些看似细节的设置,让人们看到了隋末动荡不安,民乱蜂起的社会状态。

《卖马》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成就。人们谈论谭派,注意力往往在《失·空·斩》、《定军山》、《问樵闹府·打棍出箱》一类剧幅较大的作品上。其实,《卖马》虽是小戏,但集谭派的唱、念、做、舞于一处。剧中的秦琼,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却处于贫病交困的窘态,是仗义疏财的英雄,却身边没有一文钱;是解押强盗的公差,却屡屡与响马打交道竟至得响马之助,出脱困境……这种种内在与外形、表面与实际的矛盾集于一身,对演员把握、塑造人物来说,无疑是一大难题。而谭鑫培之所以把《卖马》演成谭派名作,除去他后天的功力之外,微瘦的身材,清癯的面容,清亮的歌喉,蕴藉的台风等,为勾勒病中的秦琼奠定了先天的基础。不妨试想,如果以伟岸高大的身躯,广额丰颐的扮相,高亢激越的嗓音来唱《卖马》,不另辟蹊径,大概是要事倍而功半的了。

《卖马》中的唱段不是太多,但几乎段段是精品。出场时的〈哭相思〉“好汉英雄困天堂,不知何日回故乡”,深沉哀婉,悲切凄凉。由于这两句唱词是全剧点题之笔,又是没有伴奏的吟唱,因此素来为顾曲者看重,甚至有人以此衡量演员功力。下面的〔西皮慢板〕“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则一唱三叹,让人感喟唏嘘,每歌必得肥彩;“但不知此马落在谁家”一句更是苍凉沉郁,让人产生声泪俱下的共鸣。“耍锏”时大段〔流水板〕,或赶板垛字,或耍板闪唱,节奏跌宕闪烁,旋律跳踉多变,显示了谭派最负盛名的在快节奏中行腔自如、吐字清晰的高难技法,是谭派〔流水板〕中极具特点的力作。

《卖马》成为谭氏杰作之后,宗谭的也多演出《卖马》以示正宗。谭鑫培后,二代的王又宸、余叔岩,三代的谭富英、杨宝森等演出《卖马》,颇受好评。近世识家以为:谭富英用悲凉取胜,杨宝森以苍凉见长。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京剧《南阳关》剧情介绍赏析

2021-7-5 20:36:25

戏曲知识

京剧《阳平关》剧情介绍赏析

2021-7-6 20:37: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