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剧情介绍赏析

京剧《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以下简称《失·空·斩》),取材于《三国演义》第九十五、九十六回。街亭失守、处置马谡等情节大致与史实相符,而诸葛亮使用空城之计吓退司马懿故事则纯属杜撰。此剧表现的是魏、蜀之战,曹操起用司马懿为帅,诸葛亮闻知魏兵已至祁山,街亭正当其冲,料其定来夺取,拟派能将防守。马谡请令前往,并立下军令状。诸葛亮叮嘱再三,要他“靠山近水安营扎寨”,并命王平同往相助。马谡刚愎自用,不听王平谏言,违军令扎营在山顶。结果被魏将张郃击败,致使街亭失守,魏兵乃乘胜直取西城。面对兵将尽皆派遣在外,西城空虚的景况,诸葛亮用空城计,令老军大开城门佯作打扫街道,自己则故作稳坐城楼饮酒抚琴之态。司马懿大兵到此,见状生疑,不敢贸然进城,于是率军暂退。待探实西城是空城再来攻城时,被诸葛亮火速调回的赵云兵马惊退。马谡贻误战机,失守街亭,与王平回营请罪。诸葛亮为了严明军纪,虽惜马谡之才,最终还是挥泪斩之。诸葛亮自责用人不当,上表自贬。

《失·空·斩》是京剧老生的重头戏,其他兄弟剧种如川剧、秦腔、滇剧、徽剧、同州梆子、汉剧、河北梆子等剧种均有此剧目。就京剧而言,一代宗师谭鑫培,对原来京剧的老本《失·空·斩》从内容到表演都进行了改编,如将诸葛亮的头次上场锣鼓【四击头】亮相改为【一锤锣】上场,这对于烘托诸葛亮这位军事家的风度、稳重沉着的性格,起到了深化作用。老本第十场原有十二句原板,与马谡交代军务的唱腔板式大同小异,让人感到冗长重复,谭鑫培将其删掉,只念两句对儿:“兵扎祁山地,要擒司马懿。”这样一来,剧情紧凑了,主题鲜明了。再有老本没有赵云这个人物,而有杨仪。与谭氏同时的名角汪笑侬的演出本有蒋琬、魏延,同样也没有赵云。谭本取消了不必要的人物,增添了赵云,在司马懿再次攻城时赵云的出现成为一支威摄力量,吓退了司马懿。还有诸葛亮见王平、马谡怒气填胸、眼含杀机的神色,迎请赵云亲自敬酒、笑容可掬的表情,以及赵云欲想替马谡求情,诸葛亮挥扇的冷峻眼神,这些精彩之处都是谭本的创造。

杨宝森所演的《失·空·斩》,承继了谭派艺术精髓,经过多年不断地研究、加工,又有了新的创造和提高,使之成为风格独具的杨派代表剧目。

1924年5月,杨宝森首次赴上海,在更新舞台演出全部《失·空·斩》。梅花馆主观后评论说:“扮相极似小余(指谭派传人余叔岩)”,“唱音苍老圆润,使腔运调全宗英秀(谭鑫培)”,“自始至终毫无声嘶力竭之苦,做派老到,手脚干净无疵”。那时的杨宝森才十五岁,就显露出自己的才华和学谭的功力。

杨宝森在悉心研究谭(鑫培)、余(叔岩)唱腔基础上,按照个人特具的厚而不浊、宽而不左,略带苍凉沙音的嗓子条件,另辟新径,苦下功夫,终成一家。有人云:“听杨有谭韵,品腔酷似余,玩味有奥秘。”杨派行腔之妙在细微之处独具匠心,尤其〔摇板〕、〔散板〕确有特色。如《斩马谡》中诸葛亮见王平时的唱腔,杨与谭、余就各有风韵,一个“恨”字,谭派用嘎调,而杨派运低腔。腔虽走低,但它具有丰富的内涵,在深沉低唱中蕴藏着一种军事家所特有的威慑力量。又如“斩谡”之后的哭腔,余派“啊”字的落音自高而低,先重后轻,先实后虚,像是人物吐出的沉重的叹息。杨派的“啊”字的落音像是声音凝咽。还有“常”后面的行腔,余派用的是擞音,听起来凄婉、悲凉,而杨派“常”后面的拖腔痛切沉重,让人伤感。

一个好演员,唱“散板不散”(不松散),“摇板不摇”(有尺寸),是很见功夫的。杨宝森行腔细腻、流畅,有声有情,具有浓郁的韵味,就像陈封的老酒,浓香醇厚,愈品味愈浓,真是一种享受。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京剧《三家店·打登州》剧情介绍赏析

2021-7-7 20:43:22

戏曲知识

京剧《击鼓骂曹》剧情介绍赏析

2021-7-7 20:45: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