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梆子《秦香莲》介绍

华粹深 整理

《秦香莲》导读

陈培仲

《秦香莲》是我国戏曲舞台上广泛上演的剧目,其覆盖面几乎遍及所有城镇和乡村。秦香莲亦如穆桂英、花木兰、白素贞、祝英台等一样,成为人民心目中美好的女性形象。在描绘《秦香莲》的众多剧本中,秦腔、河北梆子、评剧、滇剧、京剧等均各具风采,各有千秋。这里,我们重点介绍由华粹深教授执笔整理的河北梆子剧本。

华粹深(1909—1981)满族,北京人。自幼酷爱戏曲艺术。1931年入清华大学中文系,受教于俞平伯。1935年应聘到北京中华戏曲专科学校主教文史课程,并曾在中国大学、北京大学任教。自1949年直到逝世,始终在天津南开大学从事中国文学史、戏曲史和词曲专题教学。1956—1958年间,曾兼任天津市戏曲学校副校长。1979年被聘为《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的编委。他在从事教学的同时,继续戏曲研究和创作,先后为京、昆、梆、评等剧种改编、创作了近三十个剧本,包括《窃符救赵》、《秦香莲》、《打金枝》、《牡丹亭》、《窦娥冤》、《大泽乡》(与吴同宾合作)、《虎皮井》(与许政扬合作)等。他还为培养戏曲人才花费了大量心血,是名副其实的戏曲教育家。遗著有《华粹深剧作选》,并附《听歌人语》。《秦香莲》剧本收入《中国地方戏曲集成·河北省卷》、《中国戏曲精品》等选集中。

梳理《秦香莲》的来龙去脉,探索这一题材衍变发展的概况,对于了解其艺术特色和成就,很有必要;对于戏曲剧目的积累和建设,也大有裨益。

《秦香莲》的故事可以溯源到戏曲形成初期的南戏《赵贞女蔡二郎》。戏文虽已失传,但明代徐渭的《南词叙录》将它列为宋元旧篇,并注明:“即旧伯喈弃亲背妇,为暴雷震死。里俗妄作也。实为戏文之首”。由此推知,这一故事在宋代已广泛流传。南宋诗人陆游在一首诗中写道:“斜阳古道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身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唱蔡中郎。”描绘了民间瞎眼艺人说唱蔡中郎故事受到全村欢迎的情况。其主旨显然是谴责和惩罚一朝发迹便抛弃糟糠之妻的负心汉。

元代高明根据民间传说和宋元南戏改编、创作的《琵琶记》,为蔡伯喈翻案,将他写成全忠全孝的人物,最后以一夫二妻团圆作结。剧中掺杂了不少封建的说教,符合封建统治者和士大夫的口味;但同时又相当真实地反映了贫富悬殊的社会现实,并在浓烈的悲剧氛围之中,成功地塑造了赵五娘这一勤劳、善良,勇于挑起全家生活重担、富于自我牺牲精神的动人形象,因而赢得了人民群众的同情和喜爱。

《琵琶记》为蔡伯喈开脱罪责,将他的过失推之于客观原因,对此,人民群众是不满的。于是在清代地方戏中,又出现了新戏《赛琵琶》。顾名思义,是想超过《琵琶记》。主人公由蔡伯喈、赵五娘改为陈士美、秦香莲,情节也有了改动,特别是后半部分,描写秦香莲逃到三官堂神庙,自缢求死,为三官神所救,并传授她兵法。后来西夏侵犯,秦香莲挂帅征西,立功回朝,有机会亲自审问沦为囚犯的陈士美,一抒愤恨之气。清代戏曲家焦循在《花部农谭》中谈到这一情节的大快人心时说:“忽聆此快,真久病顿苏,奇痒得搔,心融意畅,莫可名言,《琵琶记》无比也。”(现在淮剧的《女审》还保留了这一情节)但剧中同时又宣扬了迷信思想,并且以陈、秦二人团圆结束,表现了妥协的倾向。

后来在秦腔里,将秦香莲挂帅征西和大团圆的情节,改为由幻想中的清官———包拯来为民请命,惩治坏人。结果是《赛琵琶》衍变成《铡美案》,大大提高了剧本的思想性。由此各种版本的《秦香莲》在情节上大同小异,在主题思想上表现了鲜明的是非观点和强烈的爱憎感情,与人民群众心心相印。

由华粹深执笔整理的河北梆子《秦香莲》,在广泛吸收、借鉴的基础上,特别加强了对剧中几位主要人物的刻画,使之更为突出、鲜明,具有典型性。例如将秦香莲由对陈士美的一往深情到委曲求全,由彻底绝望到愤然反抗的思想性格发展的过程,写得合情合理,真实感人。她带着一双儿女艰苦跋涉,千里寻夫,满怀希望一家团聚。不想,丈夫高中已被招为驸马。秦香莲几次三番苦苦哀求,希望他认下一双儿女,怎奈陈士美已利欲熏心,反脸无情,拒不相认。连好心相劝的王延龄也被陈反唇相讥。情急之下,王欲上朝动本参奏。这时秦香莲仍对陈抱有幻想,急快阻挡:“相爷,你且退后,我再向前用言语打动于他,万一他有个回心转意,也未可知。”充分表现了秦香莲的善良、宽厚、仁至义尽。直至韩琪杀庙,秦香莲认识到陈士美欲杀妻灭子的罪恶企图,才对这位丧失人性的衣冠禽兽彻底绝望,义无反顾地坚持斗争。当包拯慑于国太的压力,一度动摇,欲用三百两纹银打发她们母子三人回家时,秦香莲一边指出他们官官相护,一边抛下银子,表现了对朝廷王法的彻底绝望。这使包拯为之一震,顶住了国太和皇姑的压力,以破釜沉舟的决心,铡了陈士美,申张了正义。剧中对秦香莲贤淑善良、坚韧刚强的复杂性格和发展过程把握准确、刻画到位,让人深受感染。对于陈士美,也未简单化地将他写成天生的坏人。当秦香莲提起家乡遭荒旱,二老公婆双双饿死,他也曾“哭一声爹娘难相见,哎呀,爹娘啊!香莲你孝双亲叫我羞惭”。面对悲切无助的秦香莲和一双儿女,他也于心不忍,也曾流泪,闪过相认的念头,但一摸纱帽,一看锦袍,贪图荣华富贵之心终于战胜他的一点点“良心”,一步步走入不可救药的泥坑,成为忘恩负义、人所不齿的千古罪人!对于韩琪、包拯的描写,同样未将他们“神”化,而是真实地写出他们的犹豫、苦闷、动摇,最后其正义感得以升华,做出了惊人的决断,不惜牺牲,不计后果,坚定地站在秦香莲的一边,也更加深刻地揭示出这场斗争的曲折性和复杂性,在错综复杂的矛盾斗争中,完成了人物形象的塑造。

从戏曲形成之初的《赵贞女》衍变到今日的《秦香莲》,经历了近千年的漫长过程。历代艺术家们不断修改它、完善它,使它越来越符合人民群众的是非观念和道德标准。在艺术表现上,唱、念、做兼重,是生、旦、净各有侧重的群戏,表演技巧日臻成熟,表现手段日益丰富,越来越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这说明一切真正的艺术,只有扎根于群众的深厚土壤中,才能保持长久的生命力。

《秦香莲》由天津市河北梆子剧团于上世纪50年代初首演,韩俊卿、宝珠钻曾分饰秦香莲,银达子饰王延龄,王玉馨饰韩琪,金宝环饰皇姑,胡满堂饰包拯,李化洲饰陈士美。韩俊卿在唱腔和表演上有所创造,“见皇姑”“反梆子”唱段,迂回婉转,韵味苍凉,流传很广。评剧的《秦香莲》、京剧的《铡美案》也久负盛名。评剧由小白玉霜饰秦香莲,魏荣元饰包拯,席宝昆饰陈士美,王小楼饰韩琪,李义廷饰王延龄,花小仙饰国太,小玉芳饰皇姑。京剧由张君秋饰秦香莲,裘盛戎饰包拯,谭富英饰陈士美,马连良饰王延龄,李多奎饰国太,分别被摄制成舞台艺术片。名家名剧,相映生辉,舞台银幕,相互竞美,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戏曲园地百花争艳、群星璀璨的喜人景象。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晋剧《打金枝》介绍

2021-7-13 15:29:01

戏曲知识

评剧《杨三组告状》介绍

2021-7-14 11:05: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