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芦荡火种》介绍

上海市人民沪剧团集体创作,文牧执笔

《芦荡火种》导读

吴乾浩

沪剧剧目。此剧与同一题材的京剧 《沙家浜》各有特色,是戏曲现代戏中的双璧。

《芦荡火种》由上海市人民沪剧团集体创作,文牧执笔。文牧曾与人合作沪剧 《罗汉钱》、《金黛莱》、《鸡毛飞上天》等作品。

剧团创作反映江南抗日游击队战斗生活作品的动议,产生于1958年,不久看到崔左夫所写 《血染着的姓名———三十六个伤病员的斗争纪实》的军史征文很受启发,确定作为改编蓝本,并深入江苏常熟沙家浜地区继续搜集素材,学习体验。经半年多写出沪剧初稿,剧名为 《碧水红旗》。1960年首演后边演边改,并改名为 《芦荡火种》。1964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芦荡火种》剧本。

此剧生动反映抗日战争时期与民族敌人、阶级敌人进行殊死斗争的战斗生活,塑造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人物,给观众以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鼓舞。1964年此剧在上海演出时,曾连续满座九个月。全国许多剧种、剧团争相移植此剧。作品的故事发生在抗战初期,新四军大部队转移,留下郭建光等十八位伤病员在江南阳澄湖边的沙家浜。中共江苏常熟县委将掩护伤员的任务交给地下联络员、公开身份为春来茶馆老板娘的阿庆嫂。阿庆嫂在情况突变中把伤员隐蔽进芦荡。新近被国民党改编的 “忠义救国军”司令胡传奎及教官刁德一暗中与日寇勾结,进驻沙家浜,搜捕新四军伤病员。阿庆嫂利用敌人的内部矛盾,在沙老太、沙七龙等的协同下,巧妙应对,保护了伤病员。郭建光等伤病员养伤得愈,发展抗日势力,假借胡传奎婚礼机会,一举歼敌,重返大部队。

《芦荡火种》的戏剧故事很富于传奇性。抗日战争的总体形势当然是正义站在保卫祖国河山的中国抗日军民这一边,他们不愿做奴隶,以血肉筑成新的长城是大势所趋。然而在战争的特定时期与特定地域,势力强弱,胜负进退,却不是一切顺遂的。日军在江南的大扫荡,逼迫新四军战略转移。如何顺利地掩护伤病员,保存与恢复有生力量,便成为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让一个看似弱女子的茶馆老板娘临危受命,承担并完成超出她能力的任务,本身就很有传奇的成分。沙家浜虽然素来有 “红色保险箱”的称呼,但这一次真要接受十八个伤病员———十八棵青松保存掩护的重托,还是富于奇险的。

在中心事件奇特的同时,作品精心构筑了特殊的矛盾冲突,编织了不一般的人物关系。《芦荡火种》以地下斗争为主线。作为共产党在沙家浜的地下工作者,以春来茶馆为掩护的阿庆嫂自然成为矛盾冲突的主要方面。由忠义救国军进入当地开始,观众期待看到阿庆嫂如何应对新的敌我复杂关系。她抵制兵痞天子九的无理骚扰,正好刘副官走来解围,从刘副官口中说出这个阿庆嫂 “曾经救过胡司令的命,胡司令还卖她三分面子呢!”这陡然之笔揭开了以往奇特的一页,阿庆嫂曾是土匪头子的大恩人,在日寇眼皮下救过胡传奎的性命。阿庆嫂巧妙利用这层关系摸清忠义救国军的真正来意,搞明白他们 “究竟姓蒋还姓汪”,从而做出必要的策应。作为本地土豪之子的刁德一,现在是胡传奎的政训处处长,他是胡传奎投靠日寇的牵线人,某种程度可以左右胡司令的行动。但胡传奎为着土匪队伍的利益,有时也闹点独立性,与日寇、刁德一存在一定的利益冲突。阿庆嫂正好利用他们的分歧,化解逆境与危机,一步一步使伤病员转危为安,得到妥善的安置。

胡传奎是个貌似草包而骨子里凶残狠毒的坏蛋,而刁德一是外表斯文,内里狡猾阴险的家伙,阿庆嫂所面对的这两个敌人很不易应付。特殊的环境,不一般的人物关系是产生精妙戏剧冲突场景的最好机会,《芦荡火种》中的 《茶坊智斗》便是例证。阿庆嫂与胡传奎、刁德一见面,胡传奎便真心感激当年阿庆嫂水缸救命的大恩,刁德一则明是赞叹,实则用不怀好意的试探,暗示对方之所以有日本人面前耍花枪的胆量,是因为有 “抗日救国的好思想”。阿庆嫂这时不卑不亢,用江湖义气作为答对,表明救胡司令是为了 “背后大树有靠傍”。刁德一进而开门见山问新四军在此地 “日脚长”,“你对他们照顾得如何样?”阿庆嫂回答:“摆出八仙桌,招待十六方,砌起七星炉,全靠嘴一张。来者是客勤招待,照应两字谈不上。”应对得滴水不漏。接下来三人唱了一段快板慢唱 【汪汪调】,以三人背供形式,各自描绘自己的感慨想法,将心理冲突、戏剧冲突以特殊的样式传神体现出来,取得了极妙的艺术效果。阿庆嫂对刁德一更加节节提防,而胡传奎这个“草包”“正好派用场”。此场之末刁德一想出逼乡亲们下湖捕鱼的恶计,制造此地无事假相,诱捕暗藏芦苇荡的伤病员。阿庆嫂从胡传奎威吓百姓 “开枪”得到启示,将草帽和茶壶抛进阳澄湖。胡传奎连开数枪,刁德一不及制止而大为恼怒。诱捕计划未得实施便宣告破产。

阿庆嫂充分利用敌人内部的种种矛盾,多方调动自己的恩人地位与茶馆老板娘的身份,主动进击,在斗智斗勇的多回合较量中,逐步改变斗争形势,尽力完成自己的使命。为了救出泡在风狂浪急的湖水中伤口化脓的伤病员,必须改变被动状态,有进一步的举动。“开方授计”中阿庆嫂为乔装到来的陈天民掩护,巧妙获得伤员转移红石村的指示。“虎口交锋”中智救大骂救国军的沙老太,在送沙老太回家时二人故意打架挫败了又一个试探阴谋:她藐视敌人,一语双关地喊出 “瞎脱伊眼睛,啥地方是我格对手,早就给我打得落花流水了”。 《芦荡火种》在描写奇特的传奇人物、传奇事件时,既求热闹,又论根由,取得了奇特与真实的统一。阿庆嫂这一英雄形象,紧紧依靠基本群众,不刻意予以神化,反而取得了很强的生命力。

《芦荡火种》为了塑造中心人物的生动性与深刻性,在着力表现民族战争的正义性、弘扬爱国主义的凛然正气、揭示兵民是胜利之本等无可辩驳的道理同时,以极为鲜明的爱憎,依附于个别的人物,给观众以充分的感染和感动。阿庆嫂智勇双全,临危不惧,遇事不慌,在这非凡的表现后面,有深沉的感情支柱。她时刻想着身陷芦荡、淹在水中的亲人———新四军伤病员。为了给他们报凶讯,她甚至奇想乌鸦赶快飞到芦苇荡。送粮未归,吉凶难测,上下断线,寸肠九转,阿庆嫂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有这样深沉阶级感情的人,才会 “哪怕刀山火海困难大如天,也要把革命同志来保全”。剧中的沙老太一方面待伤病员胜过亲人,有真诚的母爱,另一方面她在万恶的敌人面前又视死如归,用大段 【赋子板】痛骂不打东洋,专打新四军的所谓 “忠义救国军”,“忠在哪里,义在何方?我问你救的是哪一国?为啥不救中国帮东洋?”字字金石,掷地有声,革命的感情使观众内心激荡,诱发出无穷的艺术感染力。既要奇特,又合情理,是 《芦荡火种》成功的又一要素。《芦荡火种》可以看作是奇特而真实,合情又合理的革命历史题材新传奇剧。

改编自 《芦荡火种》的京剧 《沙家浜》,从剧情结构、人物关系、冲突矛盾、全剧主旨上基本全盘吸取,略有差异。《沙家浜》增加了武装斗争的内容,末尾要正面打进去,郭建光的塑造有所增强,适当减弱了地下斗争的分量。由于沪剧起源于说唱,唱腔的叙述性很强,字多腔少,可以容纳较多戏剧容量,而京剧则加强了抒情性与音乐性,势必有一定的删节,改编后情节线索较沪剧简洁。京剧《沙家浜》后来作为样板戏加以推崇、推广,惟我独尊,一定程度缩小与压抑了沪剧 《芦荡火种》的位置与价值。这是很不公平的。

沪剧 《芦荡火种》首演时,由著名演员丁是娥创造的阿庆嫂形象十分鲜明、生动,至今仍是沪剧舞台上不朽的艺术典型。此外解洪元演郭建光、石筱英演沙老太,夏福麟演胡传奎,贡中浩演刁德一,也都很成功。首演导演为杨文龙。1964年1月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北京观看演出,深为赞扬。同年北京京剧团将此剧改编为 《芦荡火种》,参加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后京剧改名为《沙家浜》。沪剧剧中的主要唱段多次被制成唱片与磁带。2002年出版的 《中国戏曲精品》第四卷收入 《芦荡火种》沪剧剧本。沙家浜现已成为红色旅游名胜。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介绍

2021-7-14 11:16:27

戏曲知识

越剧《五女拜寿》介绍

2021-7-14 11:18: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