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钦差大臣》果戈理-戏剧介绍

〔俄〕果戈理 著

芳 信 译

《钦差大臣》导读

赵建新

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果戈里 (1809—1852),是19世纪前半叶俄国最优秀的讽刺作家、讽刺文学流派的开拓者和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之一。他出生于乌克兰一个地主家庭,在彼得堡当过小公务员,薪俸微薄,生活拮据,这使他亲身体验了 “小人物”的悲哀,也目睹了官僚们的荒淫无耻、贪脏枉法、腐败堕落。这些生活经历为他以后的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

1831年,果戈里的处女作 《狄康卡近乡夜话》问世,引起文学界的关注。1836年,应普希金邀请,果戈里加入 《现代人》杂志社任编辑。作为19世纪俄国现实主义作家,果戈里创作了许多小说、戏剧作品,其中尤以讽刺作品见长。如长篇小说 《死魂灵》,中短篇小说 《外套》、《狂人日记》、《肖像》、《旧式地主》等;戏剧作品有 《钦差大臣》、《赌徒》、《婚事》和 《弗拉基米尔三等勋章》等。

19世纪中期左右,随着文学领域里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两大流派的相继出现,现实主义戏剧也开始在欧洲舞台上活跃起来。这一时期俄国的现实主义戏剧无论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别林斯基在提出文学有 “现实的”(即现实主义的)与 “理想的”(即浪漫主义的)区分的基础上,对戏剧创作中的现实主义也做过进一步论述。在创作方面,果戈里的 《钦差大臣》和奥斯特洛夫斯基的 《大雷雨》是现实主义早期的优秀代表作。现实主义戏剧强调在舞台上客观、精细地再现生活,注重揭露社会问题,主张严格按照生活逻辑组织冲突和场面,无论人物的心理刻画还是动作细节的描绘都应尽可能做到逼真和准确,致力于在舞台上造成真实生活的幻觉。现实主义戏剧在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初,经过易卜生、契诃夫、萧伯纳和高尔斯华绥等人的推动,达到了顶峰,汇成了欧洲现实主义戏剧的主潮。

果戈里剧作的主人公大多是沙俄时代的底层官吏、商人,作者往往对他们的生活予以夸张变形,极尽讽刺之能事。《弗拉基米尔的三等勋章》的主人公为得到一枚象征名利地位的勋章而精神失常;《婚事》写了没落的贵族和无知的商人利用婚姻关系而相互依存的心态;独幕喜剧 《赌徒》写了一个有经验的赌徒却被胜他一筹的骗子欺骗的故事。1835年,果戈里根据普希金提供的故事,完成了他的杰作 《钦差大臣》。1836年,该剧在彼得堡首演后遭到了沙皇御用文人的围攻,但得到了别林斯基等人的高度评价。别林斯基盛赞道,果戈里剧本里的人物都是从俄国生活的隐秘深处取来的性格。赫尔岑也把 《钦差大臣》称做是 “现代俄罗斯的可怕的自白”。

五幕讽刺喜剧 《钦差大臣》讲述了一个看似离奇的故事:某小城的市长听到传言,据说从彼得堡来的钦差大臣要来微服私访。于是,以市长为首的当地小官僚们慌作一团,害怕自己平日的恶劣行径为钦差所知。恰在此时,两个本地的地主在旅店里发现了一个穿着做派都很像彼得堡官员的年青人———赫列斯达可夫,便误认为他就是钦差大臣,马上报告了市长。于是,为了日后能升官发财、仕途通达,小城的市长、慈善医院的院长、督学、邮政局长等人马上把他奉为上宾,极尽阿谀奉承,甚至于市长的夫人和女儿也对赫列斯达可夫爱慕有加。实际上,赫列斯达可夫只是一个从彼得堡流落到这里的无赖而已。但出于各自的目的,双方又互不说破,于是一场闹剧就这样上演了。赫列斯达可夫不但在此骗吃骗喝骗女人,还轻而易举地从这群人手中得到一笔钱财。当钦差大臣即将成为市长乘龙快婿的消息在小城官僚中引起震动后,大家纷纷前来恭贺市长,正当市长对众人畅想着美好仕途时,邮政局长鬼使神差地私拆了赫列斯达可夫写给朋友的信件,真相才得以大白。而此时,赫列斯达可夫早已离开小城,而真正的钦差大臣已经来到。

《钦差大臣》总共五幕,其中除了第二幕是发生在旅馆赫列斯达可夫的房间外,其余四幕都是在市长家。该剧以此为背景,成功塑造了以市长为主的一系列小官僚的形象。市长是一个为官多年、自以为是的人。在第一幕前两场中,他对下属宣布钦差大臣即将到来的消息时,官气十足,甚是威严。当他听到钦差已经来到本市时,指挥若定的做派荡然无存,言谈举止中充满了惶恐不安。但多年的官场生活赋予他见风使舵、八面玲珑的本领,他得知钦差是个年轻人而不是个“老鬼”,心中又多了几分应付的把握。在布置妥当后,他带领属下来到旅馆拜见钦差,在这场戏中,作者利用旁白不停地穿插 “误会”来铺展情节:赫列斯达可夫误以为市长是要来逮捕他;而市长又把赫列斯达可夫的辩解当做是要挟,认为面前的这个钦差愿意人家把他当做一个普通人来看待,于是将计就计,干脆装做不知道他就是钦差。而赫列斯达可夫也乐得其所,被市长恭迎进家门。于是,赫列斯达可夫越是云山雾罩地信口雌黄,市长的奴才嘴脸越是暴露无遗;赫列斯达可夫越是恣意妄为,市长越是诚惶诚恐。总之,无论赫列斯达可夫发出怎样的言行举止,市长和他的下属们都能找到其符合钦差大臣身份的理由和动机。由此,剧作的喜剧效果呼之欲出。在宣布钦差与自己的女儿订婚后,市长丑恶、庸俗的嘴脸更是展现殆尽。他自以为马上就要平步青云,首先想到的是要对状告自己的市民打击报复,然后做起了当将军的美梦,甚至连绶带的颜色也想得一清二楚。当邮政局长报知赫列斯达可夫是个假钦差时,市长的美梦破灭,此时他犹如一只疯狗一样到处狂吠不已,市长的威严一扫而光,叫骂着赫列斯达可夫没有一个地方像钦差大臣……最后一场,真正的钦差来了,全体哑场,市长此时 “像一根柱子似的站在中间,张开两手,头朝后仰”。他的丑态又将再次上演……

市长这个人物不只是沙皇专制政权时代贪官污吏的代表,也是所有权力体制下庸俗无能而又擅长谄媚逢迎的官僚政客的典型。盲目的自信和可笑的人性是他的经历和职业造成的一种社会心理病。围绕在市长周围的还有常常做深思熟虑状的法官略布金,笨手笨脚、爱管闲事的慈善医院院长塞姆略尼卡,幼稚可笑的邮政局长施别金,还有既附庸风雅又俗不可耐的市长夫人安娜等。剧中的 “钦差大臣”赫列斯达可夫并不是一个天生的恶棍,他只不过是一个轻浮、自负、喜欢用夸大的幻想和华丽的谎言填补内心空虚的纨绔子弟。很多时候,赫列斯达可夫并无恶意,他一开始并没有假扮钦差大臣 (或许他也没有这种胆量),只是在那种特殊的情境之下为了贪图享受顺水推舟而已。他好逸恶劳,朝三暮四,几乎同时向市长夫人和市长女儿两个女人求爱;当他知道周围的人把他误以为是钦差大臣时,便更加变本加厉地向他们伸手要钱,但他的这些行动又无讹诈之意,他只是抓住了对方的弱点竭力赚取便宜而已。最后,在对市长等人尽情戏弄之后,他还不忘给朋友写一封信,把自己在此的经历描绘一番,嘱咐朋友作文好好把他们挖苦一下。赫列斯达可夫是个经常把自己的狂言呓语作为一种即兴创作而自我欣赏的人。他就像一面镜子,人的虚伪和矫饰、对权力的膜拜和恐惧,在这个空虚、无聊的纨绔子弟面前,展现得淋漓尽致。

经典之作的伟大之处往往在于:其审美批判的视角既指向当下社会现实,又具有超越时空的力量。果戈里的讽刺喜剧 《钦差大臣》,在对俄国官场恶迹进行完全嘲讽和暴露的同时,也对人性中的丑恶和灵魂中的弱点进行了一次无情解剖。果戈里反对低级庸俗的情节剧和毫无思想内容的闹剧,他认为真正的 “高级喜剧”应该是社会的 “镜子”。《钦差大臣》的出现改变了当时俄国剧坛上充斥的从法国移植而来的思想浅薄、手法庸俗的闹剧的局面,是当时新型社会喜剧的典范。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浣纱记》梁辰鱼-介绍

2021-7-15 11:14:45

戏曲知识

(法)《艾那尼》戏剧介绍

2021-7-15 11:17: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