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俄狄浦斯王》索福克勒斯-戏剧介绍

〔古希腊〕索福克勒斯 著

罗念生 译

《俄狄浦斯王》导读

杨晓云

《俄狄浦斯王》是古希腊伟大的悲剧诗人索福克勒斯的代表作品,在思想与艺术上有极高的成就,尤其是其结构艺术,曾深受亚里斯多德的赞誉,被誉为古希腊悲剧的典范。

古希腊戏剧特点鲜明。就题材而言,悲剧作品大都剪取古老的神话传说为素材,借此表达时人的社会政治观、宗教观与命运观等。就结构而言,古希腊悲剧以 “整一”为美,这一点从亚里斯多德著名的悲剧定义中可见一斑,亚里斯多德依据当时的戏剧艺术实践所总结的定义,尤其强调悲剧是对于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模仿。就剧本形式而言,古希腊悲剧一般以 “开场”为首,接着歌队的 “进场歌”,然后三至五场戏和三至五首合唱歌彼此交织,最后以“退场”结束。这些特点,在 《俄狄浦斯王》中也多有体现。

《俄狄浦斯王》的作者索福克勒斯 (前496—前406)是古希腊最为伟大的悲剧诗人之一。他的创作活动在著名的伯里克利时代达到高峰,一生共写有123个剧本 (仅7部传世),参加过大约30次戏剧比赛,在大酒神节上获胜18次,在勒奈亚节上获胜6次,领导希腊戏剧界近三十年,后人盛赞他为 “悲剧界的荷马”。

虽然前有具 “悲剧之父”美誉的埃斯库罗斯,后有同样伟大的竞争者欧里比德斯,但索福克勒斯对希腊悲剧所做的贡献及其作品的价值仍是独一无二、辉煌夺目的。索福克勒斯的创作特点表现为:其一,更倾向强化作品本体的戏剧性,减少合唱歌的篇幅,削弱合唱队的叙事作用,着力于构筑复杂的情节与激烈的冲突。其二,率先摒弃三联剧或三部曲的古老形式,赋予每一部悲剧以独立性与完整性,为在单个篇目中获取编织复杂情节与刻画鲜明人物形象的更大的空间。其三,尤其善于表现性格。索福克勒斯为世界戏剧艺术长廊留下了诸多光辉的悲剧英雄形象,如俄狄浦斯、安提戈涅等。他们身上所体现的反抗命运的顽强态度、他们为正义和幸福斗争的意志与那种义无反顾的自我牺牲精神,至今仍以巨大的艺术感染力影响着我们的心灵。

《俄狄浦斯王》是古希腊悲剧艺术之集大成者,亦是索福克勒斯的编剧艺术之集大成。它的艺术成就主要体现悲剧人物的塑造与悲剧结构技巧上,以下将从这两个方面对剧作进行具体分析。

俄狄浦斯是一位同命运苦斗的英雄形象,他竭尽半生之力,顽强地反抗 “杀父娶母”的厄运。自他得到神示,得知自己将成为 “杀父娶母”的罪人之日起,这种艰险卓绝的苦斗就开始了。当时,俄狄浦斯还并不知道父王波吕玻斯只是自己的养父,为了与 “杀父娶母”的命运抗争,他毅然丢弃尊贵的科任托斯王子身份,别离骨肉亲情,四处流浪、居无定所。后来,俄狄浦斯流落到忒拜附近,遭遇亲生父亲拉伊俄斯,却与之起争执,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将后者杀死。此后,他勇破斯芬克斯之谜,为忒拜人解除了人面狮身女妖的危害而被忒拜人封王,拉伊俄斯的寡妻伊俄卡斯忒嫁他为后。从此,俄狄浦斯安心治理城邦,赢得臣民的爱戴。他满以为自己已经逃脱厄运的魔掌了,岂料命运再次向他挑衅。神降瘟疫于忒拜,迫使俄狄浦斯追查杀害老忒拜王的真凶,一种不言妥协、斗争到底的精神同样表现在了俄狄浦斯为解救城邦,追查凶手的过程中。到最后,当他意识到真凶有可能就是他自己之时,他坚持让唯一知道真相的仆人尽快回宫,毅然决然地选择面对异常残酷的命运真相。从头至尾,俄狄浦斯并未懦弱地屈从于命运的安排,而是表现出了勇敢无畏的英雄气魄———无畏地直面命运、直面人生,与神圣的 “神示”顽强斗争,意志坚定、不屈不挠、不言退缩。

然而,俄狄浦斯的悲剧性正在于此:他坚持不懈地同命运苦斗,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他顽强地同 “神示”抗争,却无法改变 “神示”的结局。在强大的、不可逆转的命运面前,俄狄浦斯为着反抗厄运所做的不懈努力都是徒劳的,甚至冥冥中均适得其反,激烈的反抗无一不加快着俄狄浦斯走向 “杀父娶母”的悲惨结局的脚步。正是为了对抗 “杀父娶母”的神示,俄狄浦斯才离开了科任托斯;正是离开了科任托斯、流落忒拜,才巧遇并杀害父亲,迎娶生母;正是为了追查杀拉伊俄斯的凶手,才引出盲眼先知的预言;正是为了证实忒瑞西阿斯的预言不实,便更坚定彻查的决心;正是不屈不挠地追寻真相,才最终发现神示早已应验。十六世纪意大利的文艺理论家卡斯忒尔维特洛就曾讲到,当人物努力采取某种手段,避免可怕的处境,由于不了解对方,结果适得其反的行动者,特别值得怜悯,引起的恐怖也最大。俄狄浦斯的抗争越顽强,其努力便越徒劳,此悲剧英雄的形象也因此迸发出巨大的悲剧感染力,造就了极其悲壮的审美效果。

俄狄浦斯反抗命运的行动固然失败了,但人物的价值和意义却在反抗的过程中充分展现。命运在希腊人的宗教世界观中,是神的旨意,天意的结果,它等同于天命与必然性。索福克勒斯构筑了俄狄浦斯的个人意志与命运的悲剧性冲突,并不在显示孰强孰弱,或者高台教化式地教导人类要服从命运的安排,而是旨在说明人没有屈服于命运,并实现自己独立意志的可贵。命运的力量的确强大无比,当我们知道他强大如天神时,人之抗争才悲美才壮丽才绚烂,纵然它总是失败,但人类的精神却是庄严而伟大的,别林斯基对此深情称颂: “高贵的自由的希腊人没有低头屈服,没有跌倒在这可怕的幻影前,却通过对命运进行英勇而骄傲的斗争找到了出路,用这斗争照亮了生活阴沉的一面。命运可以剥夺他的幸福和生命,却不能贬低他的精神,可以把他打倒,却不能把他征服”。

《俄狄浦斯王》结构艺术的特色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首创 “回顾式”的结构方法;其二,“发现”和 “突转”技巧的巧妙运用。

索福克勒斯所开创的 “回顾式”的结构方法,指的是从一系列因果相承的事件中,选取临近结局的事件作为剧本情节的开端,在情节发展中用 “倒叙”、“回顾”的方法,巧妙地将人物的 “往事”或曰 “前史”交代出来。在 《俄狄浦斯王》中,诗人从天降瘟疫于忒拜,俄狄浦斯王获得新的 “神示”,并决心追查杀害老忒拜王的凶手开始写起,此前,发生在人物身上的一系列因果相承的事件就成了 “往事”。在追查凶手的情节推进中,早前俄狄浦斯背井离乡反抗 “杀父娶母”的厄运、老忒拜夫妇听闻神示抛子于荒山、三岔口事件 (俄狄浦斯路遇老忒拜王起争执,不明真相情况下将其杀死)等一系列重要 “往事”被戏剧性地交代出来。随着往事的一一呈现,追查的对象也逐渐明确集中起来,而当所有 “往事”呈现完毕,俄狄浦斯终于发现自己就是凶手,并早已应验了 “杀父娶母”的神示。全剧以俄狄浦斯刺瞎双目,自我放逐的悲剧性结局结束。

《俄狄浦斯王》中 “回顾式”的结构方法极其成功地实现了亚里斯多德所提出的 “情节整一”的结构原则。就故事内容来看,该剧所涉及的事件繁多,时间跨度较长,事件发生的地点较多,这并不利于剧作家实现 “整一”的铺排布局,但 “回顾式”的结构方法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由于一系列的因果相承的事件成为了 “往事”,索氏便可成功地将剧情展开的时间由40年的跨度压成一天左右,将剧情展开的空间集中于一个地点———忒拜王宫前院,把出场人物压缩到最低限度———拉伊俄斯、波吕玻斯、狮身人面兽等,都可以不用出场了;更重要的是诗人可因此集中笔力写俄狄浦斯为解除城邦瘟疫而追查杀死拉伊俄斯的凶手这一单一的行动,次要人物如伊俄卡斯忒、克瑞翁、忒瑞西阿斯、报信人、牧羊人的行动均与中心行动相扭结。纵观全剧,情节线索清晰,场景集中,戏剧动作整一,结构布局完整严正,首尾相贯,一气呵成。该剧可谓后人把握 “回顾式”结构方法优长的典范作品。

“发现”与 “突转”是古希腊诗人经常使用的戏剧创作技巧。根据亚里斯多德的总结,所谓发现,即 “从不知转变到知”,主要指主人公对自己同其他人物之间真正关系的 “发现”,对自己过去的某些行为产生后果的 “发现”以及对自己命运的 “发现”,例如俄狄浦斯逐渐发现自己与被杀老人之间是父子关系,发现妻子伊俄卡斯忒就是自己的生母,于是也就发现了杀死那个老人的严重后果。所谓突转,指人物命运出乎意料的突然转变,即戏剧情势突然向相反的方向变化。亚里斯多德认为 “‘发现’如与 ‘突转’同时出现 (例如 《俄狄浦斯王》剧中的 ‘发现’),为最好的 ‘发现’”,而且,悲剧之所以能使人惊心动魄,主要依靠发现与突转的力量,它们往往是一部剧作具有戏剧性的重要因素。

《俄狄浦斯王》的布局中,包含着一系列发现与突转的成分,而且,二者大都是同时出现。情节依靠一个接一个的发现与突转向前推进,环环相扣,波澜起伏。俄狄浦斯正是在追查过程中,一步一步地发现自己同拉伊俄斯的关系,一步一步地发现自己早已应验 “杀父娶母”的厄运,直到真相大白。在此过程中,俄狄浦斯的每一次 “发现”,均导致其命运向逆境滑落一次,构成人物命运戏剧性地转折。以第三场,报信人向俄狄浦斯与伊俄卡斯忒报告来自科任托斯的消息为例,在此之前,由于俄狄浦斯已从伊俄卡斯忒的回忆中获悉,拉伊俄斯是在三岔口遇袭身亡,这使他对自己的前途与命运怀有恐惧,但依然存有侥幸心理,因为,唯一的生还者说杀害国王的是一伙强盗,而俄狄浦斯在三岔口却是孤身一人。另一方面,伊俄卡斯忒也仅仅得知俄狄浦斯与自己丢弃的男婴一样背负着弑父的厄运。因此,报信人出现之前,二人心中都怀着深切的疑虑与不安。之后,报信人登场,带来的却是一个好消息,科任托斯老王波吕玻斯去世,城邦居民要迎俄狄浦斯回国为王。这一消息令二人均振奋不已,因为它意味着俄狄浦斯 “弑父”的厄运已然消解。此处的 “发现”虽并不引发 “突转”,但突出了造化弄人与人物悲剧性的命运,因为正是这种矛盾缓解的假象提供之后,人物命运的突转才有更大的冲力,使情势变化如激洪飞泻。此后,报信人为逢迎俄狄浦斯,忙不迭地告诉俄狄浦斯他并非波吕玻斯之子,并回顾了多年前自己自忒拜牧人手中获取婴儿转送国王的往事。于是,主人公有了新的 “发现”,情势发生剧烈的逆转。亚里斯多德称这场戏为成功处理 “发现”与 “突转”的最精彩的例证,因为报信人本是来安慰俄狄浦斯,解除他害怕娶母为妻的恐惧心理的,但由于他泄露了俄狄浦斯的身世,以致事与愿违,使俄狄浦斯陷入更大的恐慌之中。整场戏张力十足,蕴涵着浓厚的戏剧性。

“发现”与 “突转”是 “回顾式”戏剧结构方法的最好帮手。事实上,人物对往事的回忆很容易造成戏的 “停滞”,破坏观众观 “戏”的连续性,但在 《俄狄浦斯王》中,索福克勒斯将大量的 “往事回顾”变成 “戏”,让每次的 “回顾”造成人物新的 “发现”,每次新的 “发现”,又令人物 “现实”命运向 “逆境”转变,起承转合之间,过去与现在勾连,戏剧性延伸发展至高潮,扣人心弦,动人心魄。索福克勒斯的作品以结构精美严整、技法娴巧圆熟名世,可见, 《俄狄浦斯王》正是这些特点的最佳体现。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英)《第十二夜》莎士比亚-戏剧介绍

2021-7-15 11:21:29

戏曲知识

(美)《推销员之死》阿瑟·米勒 读后感

2021-7-16 9:51: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