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樱桃园》契诃夫-读后感

〔俄〕契诃夫 著

焦菊隐 译

《樱桃园》导读

杨晓云

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1860—1904)是俄国小说家、剧作家,是世界戏剧艺术殿堂中的心理现实主义大师。他的戏剧代表作有:《蠢货》(1888)、《求婚》(1889)、《海鸥》(1896)、《万尼亚舅舅》(1897)、《三姊妹》(1901)、《樱桃园》(1903)等。

在戏剧创作中,契诃夫强烈反对矫揉造作、扭捏作态的情节与人物,反对为加强舞台效果而生造的脱离生活实际的一切。他认为,在现实生活里,人们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开枪自杀、悬梁自尽、谈情说爱,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说聪明话;人们更多的是在吃喝、追逐、说蠢话;舞台上的一切应该像生活一样简单,又像生活一样复杂。———追求真实、自然之美,在生活常态中挖掘戏剧性,这是契诃夫戏剧创作的基本原则。

契诃夫的戏剧作品被冠以“心理现实主义”的特点,因为,他以表现人物内心复杂的情感体验见长,注重展现人物的“内在线索,内在形象,内在任务”,并擅用丰富的潜台词来表现人物复杂的心理情感变化,善于营造诗情浓郁的情调来打动观众的心灵。

《樱桃园》是契诃夫的最后一部作品,它充分体现着契诃夫炉火纯青的剧作技巧。在这部作品中,契诃夫以特有的吟诵人生的情调,呼唤着祖国美好的未来。该剧以新旧时代交替之际各式人物的命运为题,细腻地展现了他们生存与情感状态,谱写了一首辞别过去、欢乐地迎接未来的朦胧诗。

这里我们主要讨论樱桃园的喜剧性问题。《樱桃园》自面世伊始,评论家们便为它的悲喜剧问题争论不休。实际上,关于《樱桃园》的体裁,契诃夫本人早有定论。《樱桃园》面世伊始,契诃夫在给友人的信中不止一次地强调《樱桃园》是一出喜剧,他写道,“我把这个剧本定为喜剧”,“我写出来的剧本不是正剧,而是喜剧,有些地方甚至是闹剧”,“最后一幕戏必然是欢乐的,而且整个剧本就是欢乐的、轻松的”。他还特别指出,在他新剧本的全部角色的扮演里必须有一种新的调子。

欢乐、轻松、新的调子到底是什么呢?是年轻的、美好的、灿烂的俄罗斯的新时代在向敝旧的、老朽的、注定消亡的旧时代微笑着告别,这是樱桃园的喜剧基调。马克思曾说过:“世界历史形式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喜剧。……历史为什么是这样的呢?这是为了人类能够愉快地和自己的过去诀别。”

俄国学者曾评价契诃夫是依靠明朗的幻想和对未来的信念而生活的,他脑海中无数的热烈而美好的幻想实际上是一种对美好生活必然到来的预感。在仍然昏暗、窒息的新旧时代交替之际,契诃夫敏锐地感受到新时代足音的临近,“一切都早已衰老过时,仿佛都在等待着结束,又像是等待着一种年轻的新鲜的生活的开始”。作者清算旧时代、企盼新生活来临的思想倾向,成为我们判断剧作的喜剧基调的重要依据。因为,这种本质上积极乐观的思想倾向并未与该剧的创作脱节,而是渗入人物的设置、塑造与刻画中,在戏的深层潜流中闪现、发光。

在《樱桃园》中,契诃夫刻画了旧时代与新时代的两种人物群体。旧时代的人物群体由樱桃园的主人与仆人构成,主人以郎涅夫斯卡雅与加耶夫为代表,仆人以杜尼亚莎和雅沙为代表。新时代的人物群体包括罗巴辛、安尼雅与特罗费莫夫。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物本身所具有的喜剧色彩更加深了剧作的喜剧性。

郎涅夫斯卡雅与加耶夫是俄罗斯旧贵族的典型代表,贵族文化给予他们美与优雅的熏陶,但养尊处优的贵族生活却没有赋予他们面对生存的压力与解决任何实际生活问题的能力。当新时代的足音渐近,时代与社会的转型迫使他们不得不面对生存的压力与生活的残酷时,旧贵族的生活和思维方式与时代的要求便产生矛盾。此时,优雅变成空洞,美化为虚幻,一向按照该种方式生活的郎涅夫斯卡雅与加耶夫便显得不合时宜、愚蠢甚至可笑。这种人物生存、思维方式与生活情境的错位是人物喜剧性的来源。

先看加耶夫,他一辈子生活在田庄上,所有的热情与精力似乎都完全放在维护旧的、破的与无用的东西上了,甚至能对一个旧碗橱发表一大段诚恳的演说。他心爱的田庄几乎穷途末路,他所能做的也只是整日含着冰糖,打着台球,不断诚恳地演说,或者希望外甥女嫁入豪门。他半生已过,还是什么也不学、什么也不做,由三代忠仆费尔斯妥贴照看,没有老费尔斯给脱衣服就不能上床睡觉,甚至穿错裤子。女主人公郎涅夫斯卡雅知道庄园财政紧张,自己身无分文,还用借的钱上昂贵的饭馆,点昂贵的菜,付昂贵的小费,之后总免不了真心的忏悔。家中仆人缺吃少穿,她慷慨地给流浪汉一个金币,之后再次为自己的奢侈后悔不迭。她可怜瓦里雅只能用豆子养活仆人,还在家召开大型舞会。对于恶棍似的情人,她知道他一心想着自己的钱财,却无法从虚幻而致命的爱情中抽身,一次一次犹豫、抗拒、再犹豫,最终仍奔赴到他身边。

郎涅夫斯卡雅与加耶夫都清楚地知道樱桃园面临被拍卖的命运,也多次为他们心目中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庄园流了许多眼泪,更宣称,没有了樱桃园,他们根本就活不下去。然而,失去樱桃园后,两人竟也没多大痛苦。临走时,郎涅夫斯卡雅还惦记瓦里雅与罗巴辛的婚事,忙着撮合他俩。

不难发现,郎涅夫斯卡雅与加耶夫对残酷的生活现实,毫无直面的意识,他们怀念过去多过关心现在如何生活,丝毫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喜剧的源泉在于矛盾,他们与生活要求矛盾的种种行为为观众带来了笑声。

俄罗斯旧贵族的生活中,仆人是不可缺少的角色。《樱桃园》中的仆人们的生活形态与主人们的生活一样,空洞而无聊,拥有陈腐而敝旧的生活本质是仆人们形象的共性;但他们形象中蕴涵的喜感各不相同。雅沙与杜尼亚莎常常不记得自己的身份,处处模仿主人的举止、趣味,均具“东施效颦”的喜剧色彩;此戏剧性来源于人的社会地位与行为之间的矛盾。夏洛蒂与叶比霍多夫的形象均具有滑稽性。叶比霍多夫是永远不走运的“二十二个不幸”先生。夏洛蒂喜欢戏法,喜欢滑稽表演到了忘我的地步。这一形象最具喜剧性的地方在第二幕中,她那大段忧郁的自白结束之后,却突然从口袋中摸出一条黄瓜开始啃,这一细节完全是契诃夫式的幽默———出人意外,一位太太竟可从口袋中变出一条黄瓜。

契诃夫在旧时代人物群中注入喜剧性,亦以讽喻的笔调刻画了他们的生存方式与思维方式的空虚本质。虽带着些隐隐痛惜的色彩,但他并非是欣赏旧时代的趣味,哀婉它即将被埋葬的命运,而是以一种清算的笔触,令观众深深感到这种旧时代的存在是可悲的、令人窒息的,是需要迫切改变的。这与契诃夫在剧作中埋入的乐观思想倾向是一致的。

“新时代的人”对生活有企望、有热情,充满精力与活力,他们愿意努力改变生活现状,去实现自己的追求,面对未来激情勃发、无所畏惧。罗巴辛、安尼雅与特罗费莫夫属此类。

罗巴辛聪明坚定,勤奋努力,每天五点起床开始工作,是精力饱满的新派实业家。他有手腕,有能力,可以坚定地实现自己的理想。特洛费莫夫是平民出身的老大学生,他有知识,思想活跃,对未来与现实有深刻的见解,他告诉安尼雅,樱桃园埋葬了许多农奴活的灵魂,他谴责当时俄国知识分子的懒惰、虚伪、空谈、不学无术,他鼓励安尼雅寻找最高的幸福与最高的真理,而他也将鼓足勇气一道去追寻,即使失败也是借此可以向别人“指示一条可以遵循的道路”。而安尼雅热情、活泼、奔放,是美丽的俄罗斯少女形象,契诃夫更借着这年轻的声音喊出了“别了,旧生活”的心声。

“新时代”的人物群身上寄予了契诃夫对于美好新时代的向往,浸润着他在生命即将结束之时对祖国明天的关注,更体现了契诃夫与旧时代微笑作别的姿态。同时,我们也看到契诃夫并没有因为他在剧中对未来的深情呼唤而将这些人物理想化、类型化,使之缺乏艺术生命力。

《樱桃园》的艺术特色还有:

其一,喜剧的基调中往往透着淡淡的悲剧意味。《樱桃园》本质上是喜剧的,但我们亦不可否认弥漫在《樱桃园》中淡淡的哀伤的调子。值得注意的是,人物行动在客观中呈现出的喜剧性本质与剧中人物主观上为自己的命运感伤、悲叹并不矛盾。而当那些黎明、日出、日落、暴风、雨、鸟鸣、路上马蹄的嘚嘚声、钟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警钟等自然景物与声响同人物悲伤、凄楚的心理相呼应之时,淡淡的悲剧情调就被糅进喜剧基调之中。如第一幕中,契诃夫通过人物之口,描绘了晨曦中美丽的樱桃园,“太阳已经上来了”,“树木都多么好看啊”,“多么清爽的空气”,“白头翁也都唱起来了”,“满园子都是白色的”。美丽的景色让长期在沉闷生活中挣扎的人们心中萌生出激情,这和隐藏在众人心中的因樱桃园的末日来临产生的忧伤混杂,传递出一种隐隐凄愁的情绪与淡淡的哀伤。第二幕中的人物懒散地活动着,空谈着,此时,仿佛从天边传来—种类似琴弦绷断的声音,而后忧郁而缥缈地消逝了。这种声音使郎涅夫斯卡雅与加耶夫产生了一种“大灾难发生以前”的恐怖情绪,郎涅夫斯卡雅战栗着,加耶夫以明知故问“什么灾难”来掩盖慌乱,安尼雅眼里充满泪水。音响美而空灵,传达了人物恐惧而哀伤的情感。第四幕中,人们别离樱桃园,彼时,门户沉沉的落锁声,马车远去声,静寂之后砍伐樱桃树迟钝的声音打破静寂,和着分外凄凉的、忧郁的节奏,仍是宛如来自天上遥远的弦索绷断的声音象征着人与环境的共鸣,一起向旧世纪诀别……

其二,以丰富潜台词与“停顿”的使用来刻画人物的心理情感变化与生命的内在律动,营造意在言外的审美效果。“停顿”是戏剧内部的、心理的动作。契诃夫在《樱桃园》中出色地运用了三十三个“停顿”,通过“停顿”来揭示人物性格,暗示人物的内心活动,建构观众与人物心灵的联系,为观众提供思考的空间。

其三,象征手法的妙用。《樱桃园》中充满着象征色彩的意象,某些自然景色、音响、人物均具有象征性。如老仆费尔斯,他已到垂暮之年,整日穿着一身旧式听差制服,喜欢谈旧事,因耳聋而常常自言自语,往往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中。而旧的俄罗斯、旧时代如这已到垂暮之年的老人一样敝旧而过时。最后,费尔斯被众人抛弃在樱桃园中,悄然死去,正象征着旧时代被淘汰、被埋葬的命运。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瑞典)《鬼魂奏鸣曲》赏析

2021-7-16 9:56:40

戏曲知识

(比利时)《闯入者》梅特林克-赏析

2021-7-16 10:00: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