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锁麟囊》介绍

翁偶虹

《锁麟囊》导读

涂 沛

《锁麟囊》是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 (派)的代表剧目之一。

剧作者翁偶虹 (1910—1994)又名鳞声,笔名恬翁、碧野。祖籍北京。据翁偶虹自述:“我自幼于攻学之余,即嗜戏曲。青年时期,也曾以票友身分粉墨登场,同时在报刊上写些评论、探讨戏曲的文字,结识了许多演员,研究戏曲、编写剧本的知名之士。一个偶然的机会,供职于中华戏曲专科职业学校,耳闻目接,无时非戏,无处非戏,从此置身于戏曲圈中,奠定了以编剧为终身职业的基础。”1936年,翁偶虹被中华戏曲专科职业学校聘为戏典改良委员会主任,主持京剧改革工作。先后编写了 《平阳公主》、 《美人鱼》、 《三妇艳》、 《凤双飞》、《十二堑》、《同林鸟》等剧本。演出于京、津、沪、汉等地。1941年,中华戏校解散后,他为部分戏校毕业生李玉茹、王金璐、宋德珠等先后筹建了 “知意社”、“颖光社”,并亲自率领赴上海演出。在沪期间,他饱览了昆曲、绍兴大班、越剧等多剧种的演出,他发现上海观众尤其偏爱在传统戏中看到新颖的情节安排和传统的表演技巧。遵循观众的审美趋向,他先后编写了 《百鸟朝凤》、 《蝶恋花》、《花猫戏翠屏》、 《花断桥》等戏,由宋德珠等演出,备受欢迎。1941年至1945年间翁偶虹编剧的实践达到了高潮,先后为金少山、叶盛兰、叶盛章、李慧芳等多位演员编剧。1946年被上海天蟾舞台聘任为编剧,为李少春、袁世海、李玉茹、张云溪、张春华等编写了 《百战兴中唐》、 《十二金钱豹》等戏。在 “京朝派”与 “海派’之间,起到了沟通作用,在编剧技法上融汇南北技法,是一位为京剧艺术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剧作家。建国后,于1951年加入中国京剧院任专职编剧,先后创编了 《宋景诗》、 《响马传》、 《摘星楼》、 《李逵探母》、 《桃花村》、《西门豹》等戏,更与阿甲合作了现代京剧 《红灯记》。翁偶虹一生编写的近百个剧本,是京剧艺术的宝贵财富。

《锁麟囊》是翁偶虹于1939年为程砚秋创编的。剧情取材于清代焦循 《剧说》所载 《只麈谭》的故事: “徽歙间,某年月嫁娶日,适两新妇舆同息周道。一极贫女,一极富女。始而皆哭,久而贫女哭独哀。富女曰:‘远父母,哭固当,若是其哀欤?’命伴媪舆侧叩之。贫女曰:‘闻良人饥饿莫保,今将同并命耳,奚而不哀?’富女心恻,解荷包赠之,盖上舆时祖母遣嫁物也。贫女止哭,未及道姓氏,各散以去。抵门,景况萧索,新郎掩叹迎妇入,忍泪告曰: ‘吾家固贫,填沟壑分也;今以累君,奈何?’妇以荷包付之。开视,则黄金二锭,重四两许。易银三十余两,以其零市饯米酒馔,行合卺礼。问金之所来,妇语以故。乃合伙经商,一岁中获利数倍,凡贸迁无不如志。不十年,成巨富。苦不知赠金者何人,心怀歉恨。于宅后起楼,供荷包祀之。以志不忘。顾富家女于归后,夫家、父家,连被回禄,继以疾疫,屡遭破败。十年以内,如水刷沙,赀财立尽。贫女财既丰,又得男,谋所以乳之者,偏觅无当意者。媒妪以富家女荐之,甚合。两妇相见,彼此敬爱,谊如姊妹,都不知途中曩日事。越一岁,乳娘抱儿往后楼礼拜,见荷包,视之,所绣花物,类己针法,忽念旧事,不觉泪下。婢诇之,告主妇,问哭之故,则曰:‘记嫁时途中曾以此物赠贫女,不料吾今日之贫。感慨今昔,故心酸耳’。主妇语其夫,明日请族长、四邻,及乳娘之翁,奉酒安位,肃若上宾,夫妇再拜曰:‘愚夫妇以待填沟壑之身,藉此亭有今日。日思报德,靡道之从。今天诱其衷,幸赐识认。赀财若干物,皆荷包物也。物归原主,宜也。’乳媪曰:‘是何言欤?发富是君家大福分,我何与焉?荷包倘在我家,亦同尽耳。必欲成君高谊,还荷包原赠物倍之,足矣。’众宾曰:‘前兹道旁之赠,仁也;今兹倾家之还,义也。仁至义尽,加以辞让,德之美也。众宾与有光宠焉。愿居间剖分之,俾仁义各不相伤,可乎?’乃依众宾剖分之,而世为婚姻,以仁义世其家。”

在以上素材中,具体姓名都没有的两个女性,在善于人物设计的翁偶虹笔下,被塑造成同样具有善良心地的薛湘灵 (富女)和赵守贞 (贫女)两个生动的形象。富女慷慨赠囊,不图回报;贫女意外获赠转贫为富,耿耿思恩,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真与善的美德,颂扬了择善而行的理念。这种美德,在千百年的社会生活中,已成为一些人的信念,自觉地择善而行的行动。在这个戏里,没有一般剧本中由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之间引发的冲突矛盾。剧作家着重在贫富更易的事变中,揭示出她们的心态和举动:薛湘灵对自己遭遇悲叹不已,同时也反省了自己富时骄娇的性格。赵守贞则兴建朱楼供祀锁麟囊而默念赠囊人的恩情。剧作家对于人物遭遇以娓娓道来的表叙,凸现了戏曲叙事性以情节取胜的一大特色。又在全剧结尾之前,运用了误会手法,掀起一个小小的波澜:薛湘灵丈夫周庭训对其由贫转富原因的猜疑,很快就由赵守贞表明真相。完成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锁麟囊》是一部喜剧,轻快却不轻浮。剧作者没有忽视两个女性绝非孤立地生活着,而是有其周围的社会群相,因而剧中有了次要人物的设置,如势利眼傧相父子、奴性十足的丫环碧玉等,剧作者都予以嘲讽针砭,寓有警世深意。值得肯定的是对于这些应当讽刺的社会问题,是紧紧联系着故事的进展,紧随着主要人物的转折变化而表现的,杜绝了游离于故事之外而题外贴签的弊病。

《锁麟囊》剧作又一个值得注意的是:遵重戏曲舞台以表演为中心的原则。程砚秋读完剧本初稿后,向剧作者提出以下主要修改意见:薛湘灵向赵守贞回答身世和出嫁途中遭遇的唱段,要 “掐段儿”唱,不要由薛一人一唱到底,要全台动起来。翁遂将唱词分为三节,每节中有赵守贞的让座和丫环的插科打诨,当赵确认眼前的薛湘灵正是当年赠囊的恩人时,薛已被从旁座让至客座,最后尊为上座,通过人物部位的变化,揭示出人物关系的变化。强化动作,增强可视性,寓舞台构思于剧本文学之中,反映出剧作者谙熟舞台规律的多面功力。

京剧 《锁麟囊》是一部臻于 “案头场上,两擅其美”的力作。剧本文学中唱词格式的变革引来了程派唱腔的发展,获致了 “韵绝尘寰”的美誉。如 【二黄慢板】一段中: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可怜我平地里遭此贫困,遭此贫困,我的儿呀。

又如 【西皮原板】:

在轿中只觉得天昏地暗,耳听得风声断、雨声喧、雷声乱、乐声阑珊、人声呐喊,都道说大雨倾天!

仅从以上唱段,就可见到剧作者以诗、词、曲、赋的综合功力施于唱词,文采多姿,声顺字响,韵味无穷。唱词格律的创新是因传统格律限制了对人物的表现所作的必然突破。程砚秋根据唱词,在唱腔、旋律上多有创造,使之成为集程腔艺术之大成的代表作。

1949年后,京剧 《锁麟囊》被贯以 “阶级调和,因果报应”之名而被禁演,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才得到李一氓先生的拨乱反正的分析批判。他在 《论程砚秋》文中指出:“薛湘灵、赵守贞二人虽有贫富之分,但二人之间并无具体的阶级矛盾和相互对立斗争,不存在阶级调和的意味。拿两个一贫一富的、并没有剥削被剥削直接关系的青年女子来代表两个阶级,用简单的分析来得出阶级调和,结论是难以成立的。至于另种说法:《锁》剧 ‘有因果报应观念’,春秋亭种其因,薛从卢家得其果。假如真有报应,薛的父家、夫家都不应遭灾,都应独自免其难。哪里有穷困十年之后,才偶然性地从卢家得其报偿?因此,认为这戏宣传因果报应就要大打折扣了。”清除了种种 “莫须有”的 “罪名”之后,《锁麟囊》一剧成为流传最广、最受欢迎的程派剧目。

该剧被新凤霞移植为评剧,也备受欢迎。

PS:下载地址永久有效!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评论区留言✍

戏曲知识

京剧《白蛇传》介绍

2021-7-16 10:14:58

戏曲知识

京剧《霸王别姬》介绍

2021-7-17 17:23: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